当前位置:威海文明网 -> 我们的节日 -> 端午民俗 你家还保留了多少
端午民俗 你家还保留了多少
发表时间:2015-06-18   来源:威海文明网

  再过几天就是农历五月初五,在粽香和艾蒿的香气里,又将迎来充满民俗风情的端午节。端者,初也。古时五与午相通,按地支推算,五月五日为午日,故称为端午,又因午时为阳辰,所以端午节又称端阳节。

 

布猴子。

  粽香与药香中的端午

  在乳山,端午节的习俗和胶东地区其他地方大同小异。那些习俗,我至今还记得。

  攒鸡蛋   过去由于经济条件较差,加之交通不便,那时端午节吃的鸡蛋鸭蛋需要攒,过了清明后,对于鸡、鸭下的蛋,家家户户基本就不舍得吃了,都攒着,留着过端午。

  碾米   进了阴历五月,条件好的人家都忙着搓胡黍米(高粱),条件较差的家庭就要忙活着碾苞米(cha米字加查字)子(玉米),因那时我们这大米很少,包粽子几乎全部用的是高粱米和玉米(cha米字加查字)子。

  采艾蒿   到了初四,就开始采藳板、艾蒿、月季花、芍药花等花草,然后再加上柳条心,泡在大盆里,以备端午这天早晨全家洗脸用。因这几种花草都是中草药,有浓郁的药味,据说用这种水洗脸,能保证一年内免遭毒虫的蜇咬。

  插桃枝   初五早晨还要插桃枝、艾蒿加麦穗,挂布猴子。即把采来的新鲜桃枝、艾蒿和麦穗捆成一束,插在门楣上或是门旁,桃枝上还要挂上用旧棉花、碎布做成的猴子。猴子是红脸黄服,五官用墨笔点缀或是用黑线缝就,猴子的四肢都要挂上五彩布条。初五早晨,家家户户的门庭焕然一新,披红挂绿,生机勃勃,一派新的气象呈现在人们的面前。插桃挂猴,名曰避邪,更是为祈福保平安。

  拉端午、采药材   早晨分完鸡蛋鸭蛋后,由大人领着,每人拿一条毛巾,在草上蘸露水,擦胳膊和腿,鞋子、裤腿也故意让露水打湿,这就是拉端午。据说用初五早晨露水湿透的毛巾擦脸、胳膊、腿部,能保证一年中不长疮生疖。拉完端午后再去采集一些艾蒿、菖蒲、苍术之类的药材,回来放门板上自然晾干,据说这天采集的药材疗效最好。

 

五彩线。

  戴小笤帚、五彩线   我们这里还有戴小笤帚、小炊帚、嘎撸束(在小孩脚脖、手腕系五色线)的习俗。扎小笤帚、小炊帚就是用麻皮染上色,小笤帚染黄色,小炊帚染绿色。扎出来的袖珍笤帚、炊帚和真的一模一样,小巧玲珑,可爱好玩。嘎撸束就是在初四晚上或是初五早上孩子还没睡醒的时候,用五彩线系在小孩的脚脖、手腕上,也有用五彩线揽肩系在孩子身上的,这些饰物都要在下河水时取下,扔在水里漂走,意在保佑孩子平安好养,把扫出来的疾病随水冲走。

  戴肚兜   小孩端午带肚兜,曾在农村很普遍,其做法是:将长一尺、宽八寸的红布裁剪成椭圆形,其上端左右各钉上一根布条系在脖子上,肚兜前面中间左右两侧也钉上布条,在后面腰际系上,肚兜正下方肚脐眼处会缝上一个绣有吉祥图案的半圆形兜袋,里面可以放东西。其实,这个不难理解,小孩子的肚脐尚未发育完全,这有保护肚脐之意。

 

香囊。

  儿时曾盼着过端午

  童年时代,曾盼着过端午节,因为这天的早饭要分鸡蛋、吃粽子。饭后,我们小孩子都要穿上新缝制的裤衩和背心,去拉端午。

  那时我们不谙世事,都是在大人的指点下进行的。记得有一年,村里的一大人说,拉端午就是到麦地里骑着麦垄往前跑。于是,我和伙伴们就真的跑到村东,骑着麦垄在麦地里疯闹。端午节前后,麦子青黄之间,快收割了,骑在上面,露水湿透了裤衩,两胯之间被麦芒刺得通红,回家后被父亲臭骂一顿,说我彪(傻)。

  我们那时家口大,一过端午母亲就很为难。记得有一年我只分到了一个咸鸭蛋和两个鸡蛋。家里有爷爷和伯父,他们是家里应该孝敬的老的,分得比我们多是理所当然的,可就是苦了父母了,父亲只吃了一个鸭蛋,母亲有没有吃我不清楚,估计应该是没有。(刘方计)

文明我来评 >更多
我们的节日 >更多
主办单位:中共威海市委宣传部、威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 制作维护:威海新闻网
联系电话:0631-5224196